南召检察院供稿  守护正义的底线


任何事情,都有底线这些年来,“底线”一词频频撞击人们的眼球何谓“底线”,说白了,就是“最低限度的”的要求在刑事司法领域,正义最低限度的要求就是“不冤枉无辜”然而,“公正的审判是不容易的事情”无论是人类的过去还是现在,抑或是未来,冤枉无辜的人间悲剧都无法完全避免自去年张氏叔侄案曝光以来,很多法律人士发现,中国的法院在“变”,尤其引人瞩目的是密集的错案平反虽然,包括清理冤狱在内的各种“运动式的工作方法”容易出现“治标不治本”的情况,但是,对于这种“运动式平冤”,我还是表示赞赏的   这既是因为,“唯有依法及时纠正冤案,才能匡扶正义,方能让民众对国家法治树立起信心”;也是因为,中国这些年被媒体曝光的几乎所有冤案的纠正所依赖的大多是诸如“死者”复活、“真凶”落网等带有偶然性的小概率事件面对冤案的纠正严重依赖于“偶然”的问题,尤其是面对有些死刑冤案的纠正所遇到的巨大障碍,法律人确实需要对中国的冤案纠正问题进行深入的考察和分析但是,从制度设计的角度而言,相比较冤案的纠正问题,冤案的防范问题更需要重视   冤案不可能完全避免,但可以最大限度地预防通过诸多冤案,我们发现,中国的冤案防范机制在运作过程中存在着严重的失灵问题例如,在案件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在被告人是否构成犯罪尚存明显疑点的情况下,法院没有依法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而是宣告被告人构成犯罪,但不科处死刑立即执行,在量刑上“留有余地”,选择死缓或者更为轻缓的自由刑这种“留有余地”的判决方式可以说是冤案得以形成的非常重要的原因但是,对于这种“留有余地”的裁判方式,目前仍有不少人从中国司法现状的角度给予了同情和理解,认为这种裁判是需要相当大的勇气和智慧的,法院维护了司法独立的底线还有人甚至认为,包括河南赵作海杀人案、浙江张氏叔侄强奸案,审判法院在当时“留有余地”是立了功的,至少可以说是功大于过的,否则人头早已落地了面临来自各方面的干预和压力,法院对这类案件能够坚持作出留有余地的判决,已属不易我们承认,对于这些证据上有疑点的重大案件,法院要作出无罪判决,确实会面临来自各方面的干预和压力;我们也知道,在配合有余而制约不足的司法体制下,在重实体考核而轻程序考核的管理体制下,如再遇被害方基于强烈的复仇和赔偿动机而进行的群体申诉或者上访,中国的法官乃至法院确实是很难对证据不足的案件直接进行无罪宣告的   但是,这并不能因此正当化法院对司法现实的妥协毕竟,这种“司法妥协主义”的本质是,背离疑罪从无原则和法定的证明标准,对那些无法被证明有罪的被告人作出有罪裁决而这些被认定有罪的被告人,既可能真的有罪,也可能完全无辜换句话说,这种在定罪问题上的“留有余地”,明显存在着刑事误判的可能由于不冤枉无辜属于司法的底线正义,因此作为正义最后防线的法院,必须尊重法定程序,彻底摒弃定罪问题上的“留有余地”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防范冤案的发生,守护着正义的底线 47754.jpg (469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5-3-26 20: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