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顶山轻工路派出所警务人员不作为 暴徒仍逍遥法外


警务人员不作为 暴徒仍逍遥法外 “你敢打110、120,我整死你!”3月29日下午2点20分,3辆郑州牌照的黑色小轿车停在平顶山市柏楼劳教所西100米的一个洗车场,十几个年轻人下车后不由分说,对准备迎接洗车的洗车工李占文和李汉文进行殴打并追打至李占文家中致使李占文当场昏迷,李汉文多处受伤伤者家属报警后,平顶山市轻工路派出所和北渡派出所在报警后20余分钟赶到现场,双方推诿扯皮2个多小时,均说不是自己的管辖范围,都不愿意处理此案,错失了第一时间抓捕暴徒的良机,致使暴徒现在还逍遥法外, 伤者李占文是柏楼劳教所的退休干警,2008年12月初,开了一个洗车场同为一个单位的邻居李胜林看到这个商机,也在自家门前开了一个同样的洗车场2009年3月29早晨由于李占文在自家洗车场边栽种了3棵杨树苗,致使李胜林大怒并带其洗车工对李占文妻子及家属破口大骂双方为了和平解决此事,找中间人进行说和并在2009年3月29日中午12点前达成了一致协议,互相谅解各自做生意 就在双方和解此事1个多小时后,2点10分,3辆郑州牌照的黑色轿车分别停在了李占文洗车场的场内和两侧,李胜林在郑州工作的女儿李芳带领了十几个暴徒冲进洗车场,包围了准备洗车的李占文,李汉文两人一顿殴打李占文的呼喊救命声惊动了在屋里的妻子和孩子暴徒追逐至家中继续殴打时,李芳看到屋内有人出来,指挥部分暴徒匆忙开车逃逸现场,剩下4,5个暴徒尾随李芳左右,李占文被打后当场昏迷,李占文的妻子匆忙打电话报警李胜林的女儿李芳见到其妻子要报警,于是恐吓到:“你敢打110,120,我今天整死你!”李占文的妻子回应到:“你凭什么打人你是郑州的就能随便打人了”李芳说:“我就是从郑州带人,我还从北京带人来打你呢!你们不想活了吧!”其父李胜林站在一边观望指挥,李芳还有刚才殴打李占文,李汉文的一名男子,两人不停大声辱骂已经倒在地上的李占文和其家属报警20分钟后,平顶山轻工路派出所和北渡派出所的警务人员陆续到达现场,双方没有在第一时间控制施暴人员,而是双方相互推诿扯皮长达2个小时,均说不是自己的管辖范围,都不愿意处理此案李占文被120急救车送往医院被暴徒打伤的李汉文指着站在李胜林洗车场的一名施暴人员对执法民警说:“刚才就是他和他的团伙打的,你们咋不抓人呢”民警对其的说法不予理睬在2个多小时派出所推诿扯皮结束后,执法民警才开始对受伤的李占文家属进行调查询问李占文的儿子记下暴徒使用的其中一辆郑州牌照的黑色轿车的车牌号码:“豫A OC061”在对现场的李占文家属进行了一番问讯后,办案民警将受害人之一李汉文带至派出所作进一步调查,而对参与施暴的李芳、李胜林和部分施暴人员却置之不理,致使暴徒大摇大摆离开施暴现场,至今逍遥法外伤者李占文受伤住院无人问津 平顶山市轻工路派出所和北渡派出所在案发后,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按照法律程序暂扣双方涉案嫌疑人员,询问事情缘由即使不是自己的管辖片区,作为人民警察,在遇到此类的暴力殴打情况后,是否有义务先将双方带回派出所询问情况,控制局势难道派出所的管辖范围都是要在每次出事后在事故现场相互推诿扯皮,才能确定请问市政法委,市公安局,派出所的职责就是这样么难道维护一方平安,捍卫法律的公平公正的前提是先相互推诿扯皮办案正义何在,公平何在!人名警察保护人民的职责何在! 目前,伤者李占文大脑昏迷,说话混沌,腰部挫伤严重,正在医院治疗李胜林及其女李芳指示郑州黑社会暴徒团伙到平顶山居民家中殴打他人,这种有目的,有组织的暴力事件性质十分恶劣,致使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没有一点保障,造成的社会影响严重笑看平顶山的治安环境,光天化日之下,竟有如此恶行猖狂,真让老百姓寒心啊! 希望上级领导和有关部门能快速办案,及早严惩打人暴徒,还老百姓一个公平,还社会一个安定! 二00九年三月三十一日 [ 本帖最后由 luenhui 于 2009-4-3 10:32 编辑 ] 谢谢大家关注 祝好人一声平安 谢谢大家关注 祝好人一声平安 谢谢大家关注 祝好人一声平安 不要大惊小怪的,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