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必须大声地说——


我们是河南省济源籍在外工作人员,家住小浪底库区,我们的祖先和亲人世世代代生活在这一片热土上因为有亲人在家要时常回家省亲,经常过往小浪底建管局设在黄河北岸焦枝铁路以西的所谓“管理站”每次过往都要经受非人的刁难和折磨,就像当年日本鬼子查路条一样受到不明身份人员的盘查和喝斥,他们要查身份证,要询问祖宗三代,要回答前往事由,还要说出村干部姓氏名谁,如有不对,少则等上个把小时,多则一个上午,甚至还要村干部或亲戚朋友前往接应,有时只能望“门”兴叹,打道回府,家近在咫尺,却有家不能回即使放行,经过一番折腾,回家的喜悦也消失贻尽我们要大声地说,我们要大声地问: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1991年小浪底工程开工后,由于工程施工给我们家乡的父老乡亲带来了极大的不便,但可爱、朴实的乡亲们默默地忍受着、克服着,他们响应国家号召,舍小家为国家,用他们的实际行动支持国家重点工程建设谁承想,小浪底工程竣工后,该是回报库区人民,让他们享受发展成果的时候,建管局却在康庄大道上设了一个拦路虎,拦路设卡,盘查过往行人和车辆,使我们有路不能走,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探,有朋不能见,有景不能看,有资不能投建管局的这种作法已严重地侵犯了我们的人权,极大地伤害了包括在外工作人员在内的父老乡亲的感情,侮辱了我们做人的尊严,剥夺了我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自由,损害了济源乃至整个河南人对外开放、热情好客的良好形象我们要大声地说,我们要大声地问:谁给他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他们凭什么随便查公民的身份证件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小浪底工程收取旅游门票本无可厚非,但君子应取财有道!你可以和全世界景点一样,在景点入口处售票放人,为什么在距景点10公里左右的公路上设卡拦截车辆和行人啊!在该管理站以西有坡头镇大部分村和整个大峪镇,生活着几万父老乡亲,黄河北岸公路是该地区群众对外出行的唯一通道,难道库区群众也是你的游客吗退一步讲,外地游客到此旅游也只能进门买票,小浪底的土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游客有权决定是否进入景点内,你为什么要强迫游客买票,强奸民意难道到北京去的人都有可能见到故宫外观,你就让群众在石家庄就购买进故宫的门票吗这是哪家的道理小浪底建管局站在部门利益之上,以一已之私,不考虑库区人民的生存生活,人为设卡,在富了自己的同时,已严重地损害了库区广大父老乡亲的切身利益,危及到他们生命财产安全大量农业生产资料和生活品不能及时运进,大量鲜活农产品、水产品不能及时运出销售,人员往来受到限制,大量运输车辆停运,外地客商不敢前往投资,游客不能前往消费游玩,库区老百姓本该依托小浪底资源优势发展农家旅游等第三产业的梦想全部化为灰烬,使库区本来脆弱的经济雪上加霜连我们回家的权利也受到剥夺,“我要回家”,天经地义,但现在也成了未知,难道我们回家还要向他们请示汇报吗还要看他们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吗他们的做法与强盗有何不同我们要大声地说,我们要大声地问:现在中央已决定取消公路收费站,他们却在公路上设卡卖门票,他们在公路上设卡得到批准了吗合法吗谁批准的,有法律依据吗这是不是公路三乱呢为什么没有得到治理呢我们的政府,我们的有关部门都干什么去了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近日,我们再次回家,除受到应有的折磨外,又听到一个更加令人费解,令人气愤,不可思议的消息,景区封闭管理,再在西边桐树岭村口修一大门,另开一条新路,库区老百姓从此以后要舍近求远,绕道通行了天啊!我们的第一感觉是小浪底建管局要在济源的地盘上划出一个21世纪的洋租界了,济源的这片热土以后就交给小浪底建管局租借发财了,他们修的大门与当年洋租界挂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已有异曲同工之妙了我们济源的领导你深入调研了吗你们和建管局是如何协商的,你们这样做等于就把济源的这块土地给卖了,这么重大的问题你与全体济源父老乡亲商量了吗你们倾听了库区老百姓的心声了吗你们过往警车开道,来去自由,库区的老百姓要祖祖辈辈通行下去,你们考虑他们的死活了吗你还让他们生存下去吗你可以图一时之快,信口雌黄,过两天你升官发财,逃之夭夭,你坑的是济源祖祖辈辈的子孙后代呀党性何在,公理何在,良心何在啊我们要大声地说,我们要大声地问:济源人民的公仆们,你们对得起养育你们的济源父老乡亲吗你们的政绩经得起人民和历史的检验吗你们这样做只能是废了这一方宝地,害了库区百姓!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济源人民不是多事之人,但也不是软弱可欺之士我们热爱我们的家乡,我们爱济源的父老乡亲谁敢欺负我们的父老乡亲,谁不让我们回家,我们千万个不答应,不答应,不答应!!!60多万济源人民永远和我们在一起,我们希望你们慎思慎行慎断,把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落到实处,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